悄悄的

常年打人机


草稿太乱
勾线太毁
选择死亡

是何罪名

空间里看到的一个奇葩合集里的一条,本来是个很悲催的故事,给我写成了傻逼段子。是邦信。

    “唔……头好痛,这里是那里?”韩信眨眨干涩的双眼,头上好像起了一个大包,痛的像针扎的一样。睡了一夜的水泥地,浑身酸痛,四肢发出‘卡拉卡拉’的抗议声。

    韩信从水泥地上做起来,揉着太阳穴,努力回忆着昨天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 昨天早上我准备去灾区进行为期两星期的实时报道,和刘邦说过后,他死活不同意我去,说什么灾区危险不准去。那是上面派下来的工作,我们大吵了一架,最后以我摔门上班结束了这场无意义的争吵,然后我们开始冷战。

    晚上回家的时候刘邦不在家,我把冰箱里的饺子下了吃,刚吃两口,就听见门一响,刘邦回来了。

    一看就是喝高了,嘴里骂骂咧咧的,两个警卫员扶着他回卧室,我已经见怪不怪了,朝他们点点头,这时刘邦左右一甩,走到我面前,一身酒臭味,一巴掌拍在桌上大喊:“你他妈吃饺子居然不蘸酱油?”我瞪了他一眼,不想陪他发酒疯,往里挪了点位置继续吃。

    我口味清淡不爱吃太咸的东西,刘邦口味重一点,我们为了吃甜的还是咸的不知道吵过多少次。

    两个警卫员见状赶紧上去把自家老大边拉边劝的送回卧室。总算把老大弄下床,两警卫员正松口气的时候,刘邦在被子里越想越窝火,“妈的,我还治不了你了!”说罢气哄哄的跑到客厅和韩信打起来了。

    回忆完毕,妈的狗比刘邦。눈_눈

    牢里阴森森的,不一阵感到一股凉意,激得韩信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搓搓手臂扯过干硬有股霉味的被子缩到墙角去,透过窗户能看见外面天刚刚亮,不一会就有人来查房了。

    “起来了,都别睡了。”樊哙拿着警棍敲着牢门一个个看过去,发现多了一个没登记的犯人,“喂新来的,出来!”

    吼,这一看不得了了,这脸不是我们的嫂子吗??!

    “嫂子?你咋进来了?”

    “吃饺子没蘸酱油进来的。”

    樊哙:???



小剧场

    刘邦很生气,今早起来发现韩信不在,身旁的被褥早已没有温度,好小子,学会离家出走了啊!整个人都很暴躁,开会的时候和萧何抱怨韩信那小子越来越不得了了,都学会离家出走了!今早都没有早安吻,你知道我没有韩信会怎么样吗?

    在一旁路过的樊哙觉得奇怪大喊一声:“大哥,嫂子不是因为吃饺子没蘸酱油给你关到牢里去了?”

刘邦:???

    刘邦醉酒断片直接把和韩信打架的事情忘了,事后赔着不是好说歹说把人哄回家了,只是人戴了一星期的手铐不准碰他。

可喜可贺呢( '▿ ' )

黑历史整理

宵夜

@x漫x
秒屏蔽我,注意事项看评论吧

https://media.weibo.cn/article?id=2309404228901793565234&jumpfrom=weibocom#_0

暗香男弟子没人权233真的是太可爱了,昨天晚上有个师姐要抱抱,我抱起来一路走向宁宁,师姐说小姐姐看我称号,能不能把我卖了,论斤卖了的那种,小姐姐看看你后面我师兄和一匹彩虹小马怕不怕,我说唉没办法怕就把你扔了吧,然后我就丢下师姐找宁宁去了,师姐最后发了两个哭泣的表情…说我跑了。师姐真可爱要不是我只能玩这两天我就加她了。

为什么总感觉我的云梦升级比暗香快呢?

牙痛得治

幼儿园文笔,一万字流水账,写的特别烂,全程ooc特别水,没有剧情没有塑造,能接受再看ok?

不会搞长图已经放弃了,走微博吧。 @x漫x 
https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218333183483195&infeed=1